京都豔.jpg

  曾經在紅葉時節時,造訪東福寺。

  通往山門的路上,會經過一座木橋,隔著山谷,可以眺望對面和寺院相連的通天橋,這般地形,簡直像是為觀光客提供最佳的拍攝角度。

  眼前展開一片落英繽紛的景色,光是紅色,濃、淺、深、淡,層層疊疊,加上黃與綠助陣,宛如一場色彩的閱兵儀式,眼睛來不及分辨,只好先讓相機鏡頭一網打盡,我忙著按快門的同時,心裡不禁驚嘆:真是美得不真實。

 

  京都的豔,正是色彩之美。即使離開京都,閉上眼睛,彷彿仍能看見古都中那流動鮮麗的色彩。

 

  京都紅。

  楓紅。牆角的彼岸花。稻荷神社的鳥居。深夜小巷居酒屋的紅燈籠。

  印象最深刻的京都紅,是寺院的茶席,綠地上,搭起了紅傘、席上鋪著紅布,坐在茶席上喝抹茶、吃和果子,那濃郁的紅,看久了,竟感到幾分妖豔的氣氛。古時京都有「百鬼夜行」的說法,我身處紅傘、紅席之間,恍惚覺得,喝完這碗茶,我就會看見另一個世界在身邊浮現。

 

   京都白。

   櫻吹雪。藝妓的粉頸。鴨川上的白鷺鷥。平安神宮繫在架上的白色籤詩。

   可以讓我百看不膩的京都白,是枯山水。當然,枯山水的白,不只是白色,也是空間上的留白,還可以代表河川、大海等水的意象,甚至是形而上的「虛」。枯山水的白是一個括號,你可以填進一切你認為存在於那裡的事物。

  

   京都金。

   金閣寺。三十三間堂的一千零一座金色千手觀音。二條城狩野探幽的障壁畫。京都國立博物館中的肩輪車蒔繪螺手箱。

   黃金代表了富貴和權力,金色通常也用來炫耀、自誇,在沒有電力照明的時代,金色甚至有反射光線的功能,因此,京都幽暗的寺院本堂,或是貴族起居室的四壁,經常貼有金箔。谷崎潤一郎就說,在光線不明的場所,金光閃閃的事物無法一目瞭然,反而可以因為時間的不同,細細地欣賞每個部位的曖曖內含光。

 

京都紫。

三寺戶寺的紫陽花。平安王朝貴族的衣袍。尾形光琳的燕子花屏風。西本願寺的紫色布幔。

京都紫,經常跟植物有關,藤色、杜若色、紫苑色、桔梗色,都是直接將花的名稱,用來為某一種紫色命名。我喜愛連城三紀彥寫的中篇小說夕荻心中,特別去了京都的荻花名所梨木神社,原來荻花分白色、紫色兩種,梨木神社的荻花以紫色為主,花朵比我想像中的細小,綴在枝條上,像紫雨,也像是沾上胭脂的眼淚。

 

既然有大自然做了最佳的示範,京都人對於生活中,凡是吃的、穿的、用的,幾乎是以作畫的心情在製作。我吃過一款知名老店「俵屋吉富」的和果子,楓葉造型,將紅、綠、黃非常優雅地調和在一起,算是把「色誘」的藝術,發揮到了極致。

 

京都還有一豔,藝妓。不巧的是,我在京都的日子,總是沒機會遇到藝妓,只有一次,我坐在公車上,看到街上有一名藝妓走過,匆匆一瞥,沒看清楚她的模樣,只記得她一身醒目的柳綠色。

然而,正是因為僅是一瞥,反而為那抹柳綠色,平添了很多想像的空間。

 

園藝似乎是京都人共同的興趣,家家戶戶都在門口的方寸之地,養花蒔草。木製老房子,門面通常是黑黝黝的,襯著紫色的朝顏、紅色的朱槿、白色的繡球花,好看極了,一條街走下去,除了賞心悅目,那花草的佈置、生長的榮枯,隱約又透露了門內主人的個性。

這般風情,才是最縈繞我心的京都豔色。

cjh01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