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氏物語.jpg 

  幾年前,我曾經發奮圖強,想要好好拜讀林文月教授翻譯的《源氏物語》。坦白說,林教授的譯筆相當典雅精美,然而,我總是讀不了幾個章節,就敗下陣來。

    原因,在於慢。

 

    那麼文謅謅地描述平安時代貴族的生活細節,連談場戀愛,也是極其曲折迂迴,男方先寫和歌表達傾慕,女方再回和歌表示心意,一來一往,字裡行間,往往又是意在言外,欲言又止,真是夠折騰人了。

    直到我走進宇治的「源氏物語博物館」,第一眼看到的展示品,是裝飾華麗的牛車,才恍然大悟,難怪會這麼慢,那個時代的人,可是坐著牛車去談戀愛。

 

  因為慢,戀愛中的種種感受,不論是焦慮、渴望、喜悅、妒嫉、失落、寂寞、哀怨,都被清楚地放大,你輾轉反側、食不知味,心頭時而熱得如火,時而冷得像冰。

  因為慢,才能成就纏綿。

 

  《源氏物語》是愛情小說,講的是男主角光源氏和一干女子糾纏的情事,共五十四帖,最後十帖,光源氏已死,改由光源氏的兒子薰(其實是源氏正妻和外人的私生子),以及外孫匂宮,和孤女浮舟大談三角戀愛,因為場景拉到宇治,所以又稱為「宇治十帖」。

  就像《紅樓夢》,《源氏物語》的價值不只是「言情」。作者紫式部身為權臣藤原道長的家庭教師,對於奢華的貴族生活有第一手的觀察,她以纖細典雅的文字,細膩地紀錄了當時人們的飲食、穿著、居住空間、日常器具、節令行事,道盡了平安時代的優雅和風流。

日本歷史上,平和期間最長的是江戶時代,其次便是平安時代。生活在太平盛世的貴族們,有錢有閒,加上又有一定的文化涵養,自然就在生活中編排出很多附庸風雅的名堂。

比方像「住」,平安貴族住的建築風格,稱為「寢殿造」,居住空間呈コ字型,開口的那一面朝向庭園,隨時可以欣賞庭園中四季變化之美。當時,室內並沒有「隔間」,為了要畫分出私密的空間,開始使用了屏風、几帳、紙拉門,而這些家具當然也必須具備美感,於是以繪畫作為裝飾,日後演變為日本很獨特的繪畫形式。

平安時代的另一項成就,便是把色彩變成一門學問。過去,色彩的名稱,多半襲自染料,但是從平安時代,開始以自然景觀作為命名的發想,於是有櫻色、紅梅色、撫子色、柳色、若草色、若苗色、萌黃、香色,枯色、朽葉色,每個名稱背後彷彿都有一幅季節的小風景。

這種色彩概念的演化,進一步發展成不同配色的組合,稱為「襲的色目」,比方說,表層是白色,裡層是薄紅色,就是「白梅」;表層是綠,裡層是薄紫色,則是「葵」。不同組合,都呼應了四季的變化,成了平安時代女性穿著配色的依據。

當時女性的正式服裝稱為「十二單衣」,披披掛掛十二件,又有嚴謹的配色規則,光是穿衣服,恐怕就要耗掉不少時間了。讓一件原本應該是最簡單的事,充滿了極其繁複瑣碎的細節,正是平安時代下,「慢的美學」。

 

在宇治,有一座「源氏物語博物館」。

館內的展示品有源氏居住的六條院模型、平安時代的服飾、牛車,還會搭配展示相關的繪卷、抄本,算不上太豐富。我猜,館方大概自知內容稍嫌單薄,為了增加可看性,便將「宇治十帖」拍成影片,入館參觀者可免費觀賞。

據說之前的版本是木偶戲「浮舟」,現在已改為真人版的「橋姬」,主角都是俊男美女,場景考究,服飾華麗,情感糾葛也夠蕩氣迴腸,女主角面對兩名男子的追求,難以取捨,選擇投河自殺,最後選擇出家為尼,遁入空門成了無解愛情的唯一出路。

 

在京都市區,另有一座以《源氏物語》為主題的「風俗博物館」,基本上是一座大型的娃娃屋,以人偶穿著平安時代的裝束,根據不同的季節主題,重現當時的生活實況。

「風俗博物館」規模不大,位於一座公寓房子的五樓,樓下有佛具店和一般中小企業的辦公室,至於館方的工作人員,就我所見到,都是「媽媽型」的中年婦女,很客氣,但是很難讓人聯想到《源氏物語》,我總覺得,博物館所營造的唯美氛圍和整個現實環境,似乎有點格格不入。

我甚至忍不住想像,或許到了午夜,整座大樓空無一人,原本闃黑的博物館,突然有燈火亮起,那是平安時代的燈火,而人偶們紛紛從時光的魔咒中醒來,繼續上演千年前未完的愛恨情仇。

源氏物語博物館 

地址:京都府宇治市宇治東内45番地26

交通:搭JR奈良線在「宇治」下車,徒步約十五分鐘

 

京都風俗博物館

地址:京都市下京區新花屋町通堀川東入井筒南店大樓5F

交通:搭市巴士在「西本願寺前」下車

 

cjh01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elias
  • 老實說,對於源氏物語的譯本,我也是一直沒耐性看完,索性改看漫畫版,可以幫我簡單一點認識這部巨作....
  • 要看完《源氏物語》,果然是大考驗啊!看漫畫版本的確是可以快速進入劇情的方式,當然,文字所提供的想像空間,又是相當不同了

    cjh011 於 2010/07/30 17:3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