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學之道.jpg  四月,櫻花飛舞的季節。

  北海道少女榆野卯月,獨自來到東京唸大學。迎接她的是新的房子、新的鄰居、新的腳踏車、新的大學生活,這是一個和家鄉截然不同的新世界。

  榆野卯月選擇到東京來念大學,有個很私人的理由。

  她喜歡的某個年輕男子,早她一年來到了東京唸書,為了接近他,榆野刻意成為他的學妹,而且她還知道,這位學長在學校附近的書店當兼職售貨員.....

  岩井俊二的電影「四月物語」。

 

  四月,我在京都的哲學之道上,正好也是櫻花飛舞。

  突然就想起了「四月物語」。

  片長很短,沒什麼曲折的情節,清清淡淡的風格像一篇小品散文,不知何故,片中徐緩湮漫開來的某種情緒,當我凝視滿天花雨的時刻,突然就這麼湧上了心頭。

  或許是我有著跟榆野卯月非常類似的經驗。

  人生中,在非常非常年輕的年紀,會為了一個旁人看起來覺得微不足道的理由,去做一件在當時來說其實是非常勇敢的事。

  比方說,獨自一人到異鄉,面對著全然陌生的世界。

  許多年後,回想起人生中的這段時光,記憶彷彿也籠罩在一種迷濛、溫柔的光暈之中,就像是那些紛紛飄零的櫻吹雪,讓哲學之道上的空氣都染上了一層淡淡的粉色。

 

 這條路,從銀閣寺橋到若王子橋之間,約一點五公里的距離,曾經是哲學家西田幾多郎散步的路徑,所以稱為「哲學之道」。

仔細研究了一下西田幾多郎的哲學思想,坦白說,真是挺「哲學」:

「絕對無」既非「有」,也非「無」,它的根本作用就是像鏡子一樣,把「對像按照原樣反映出來」。把「場所」觀點具體化為「個體互相規定即一般者自己規定」的「辯證法一般者」觀點。形成所謂「多和一」的「絕對矛盾的自己同一」邏輯。

遊人如我,自然無法像西田幾多郎一樣,思索著這麼嚴肅的哲學問題。

   屬於我的「哲學」,最多也不過就是面對人生時,小小的感傷而已。  

    就像是花雨落盡,最終消失在這世間,我回憶起那段屬於自己的「四月物語」,最後發現,那曾經是無比重要的執念,終究也變得無關緊要了。

不過,我也不得不承認,即使青春的花季轉瞬即逝,那仍然是人生中最美麗的時光。

哲學之道

交通:搭市巴士在「銀閣寺前」站下車。

cjh01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bunnylinn
  • 的確阿....好像總是會在某一個年紀時會為了一些什麼而拼了命的作了一些事情,在當時總覺得一定得作,但現在想起來只會在心裡想著臉上露出一抹笑容,腦海中浮現著當時傻的好可愛 :)
  • bunnylinn:
    這種"好傻好天真"的心情
    有時候想想
    其實也蠻美麗的 不是嗎?

    cjh011 於 2010/06/09 17:03 回覆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