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湧寺.jpg    格友說,雨天的京都,顯得格外沉靜。

我非常同意。對我來說,天色微暗,帶點細雨,正是出遊京都的最好時機,特別是拜觀寺院。

我的理由是,寺院本來就具有「潛」和「隱」的特質,前者是指出家人深入山林中潛心修行,後者則是歷代不少皇室貴族,看破紅塵後,最後選擇遁入空門,隱居寺院。

而寺院這種「潛」和「隱」的氣質,在雨天中,更顯空靈幽邈了。

 

雨天中,來到泉涌寺。

泉涌寺,在京都南方,月輪山下。

相較於附近人氣很旺的東福寺,泉涌寺較少旅客的足跡,因此也保有更多「潛」和「隱」的迷人氣氛。

泉涌寺還有一個特點,就是此地的皇室陵墓特別多,從鎌倉時代的後堀河天皇、四条天皇,以及江戸時代,從後水尾天皇,到墓末的歴代天皇的陵墓,所以又有「御寺」之稱,不過,我心中倒是浮現金庸筆下的小龍女。

古墓派。

 

泉涌寺附近的陵墓中,除了天皇,也有歷代皇后,包括了平安時代一條天皇的皇后藤原定子。

定子是誰?她是當時權臣藤原道隆的女兒。在那個年代,升官封爵、飛黃騰達的最佳途徑,就是把女兒嫁給天皇,女兒封后,生了皇子,皇子再繼任天皇,「外公」當然就更不可一世。

藤原道隆當然就是「以女為貴」,氣勢如日中天,他過世後,弟弟藤原道長跟著效法,不但把十二歲的女兒彰子嫁給天皇,還處心積慮要把女兒推上皇后,因此提出史前無例的「一皇二后」,沒多久,定子就在生下第二皇女的隔天過世,死後依照遺願,葬於泉涌寺附近的「鳥邊野御陵」。

定子在歷史上之所以有名,是因為她有一位才女部屬,清少納言。

 

清少納言,日本女流文學經典《枕草子》的作者,心思敏銳,才華洋溢,連寫《源氏物語》的紫式部,都把她當成假想敵。

而清少納言眼中,只有她服侍的定子皇后,才是才德兼備、天下無雙的尊貴之人,定子死後,她選擇出宮,獨自居住在月輪山下,近泉涌寺,因為清少納言一向對定子忠心耿耿,「守墓」說法,不脛而走。

 

最近讀宮尾美登子版本的《平家物語》,對於平安時代的女性,感到十分同情。

女兒被父親當作工具,嫁給權勢之人,在當時實屬常態,有時候父親為了提高「命中率」,甚至會送上好幾個女兒,跟自己姊妹共事一夫,恐怕也不是特例,當我在《平家物語》中讀到,權高位重的平清盛,要求身為皇太后的女兒德子,在丈夫(上皇)死後,再委身於法皇(即德子的公公),還真是覺得難以置信。

當時的女性是怎麼看這個世界?當清少納言孤零零地隱居在泉涌寺附近時,毫不留戀過往風光的她,或許會認為,那些埋葬了許多花樣女子一生的宮殿,才是真正的古墓。

 

泉涌寺

通:搭市巴士207、208號,在「泉涌寺道」下車。

 

cjh01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