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大寺.jpg

    奈良,很魔幻。

     奈良古稱平城京,在恒武天皇遷都平安京(京都)之前,天皇的王朝設在此地,因此又稱奈良時代。

    對於現代人來說,奈良位處京都近郊,但是,對於奈良時代的人來說,奈良是中心,京都才是外圍。說京都是「古都」,奈良更瀰漫了讓人不知今夕是何夕的恍惚感。

奈良,有鹿。

    奈良的鹿,就在春日大社、奈良公園、東大寺一帶,約一千兩百多匹,不是關在籠子裡,而是隨意在路上行走。奈良的鹿很貪吃、很現實,你手上有鹿餅,牠們馬上圍過來,吃完立刻甩頭離開。你舉起相機要拍照,牠們絕不給面子,身子扭來扭去,就是不肯乖乖讓你拍。偶爾一個不留神,一隻鹿探過來,一口咬住包包裡的旅遊指南書,一陣拉扯,才從鹿嘴下搶救回來。

   奈良的鹿,跟春日大社有關。奈良時代政治人物藤原不比等建造春日大社,供奉四位神明,其中的武甕槌命,以神鹿為坐騎,因此,鹿在奈良,地位崇高,如果不慎使鹿死亡,會遭到上天嚴苛的報應。在奈良人的呵護下,鹿群們便世世代代地生存下來。

  (不過,隨著時代演進,野生的鹿究竟還是跟人類文明產生衝突,即使到處有「小心鹿出沒」的標誌,因車禍致死的鹿還是為數不少,至於鹿群對於附近農地作物所造成的損傷,也讓農家很傷腦筋……

    除了鹿,奈良還有大佛,大佛就在東大寺。

 

東大寺,是聖武天皇的寺院。

    聖武天皇是日本的第四十五代天皇。就像古今中外的皇室鬥爭,起因總是「誰是接班人」,聖武天皇也捲入皇權繼承的腥風血雨。

 首先,在奈良時代,不少天皇或皇太子都是屬於體弱多病一派,因此「后」也有資格即位為天皇,因此奈良時代的特色之一,就是「女帝」特別多。

 聖武天皇娶藤原不等比(就是興建春日大社的那位權臣)的女兒光明子為妻。  藤原不等比為了延續家族勢力,一心鼓吹聖武天皇立光明子為后,但是皇族長屋王以「非皇族出身不能為后」的慣例,極力反對。藤原家族當然亟思清除權力之路上的「路障」,而皇太子未滿周歲即夭折,提供了最佳的誣陷機會,長屋王一家就在「咒死皇太子」的罪名下,全家自殺謝罪。

    光明子雖然順利成為皇后,但是長屋王的怨靈也隨之登場,光明皇后的四位兄弟相繼慘死,各地災害不斷,甚至大規模流行天花惡疾。面對這種人心惶惶的局勢,聖武天皇只好求助宗教,希望藉佛教之力消災解厄。

   古代的日本,地方行政區稱為「國」,而聖武天武要求各國必須興建「國分寺」,而東大寺就是「總國分寺」,擁有類似「旗艦店」般的地位。

 

    巨大,會帶來存在感。而且,當事物放大到遠遠超越「本物」的規格,往往就失去了原有的功能性,變成一個象徵的符號。

    至於門,在建築物的構造中,角色很特殊。門,功能單純,主要是為了進出,但是不可或缺。門,通常又會透露出建築物的表情,用來炫耀或宣示的建築物,門,往往也很高調。

    東大寺,號稱是世界上最大的木造建築,「巨大」即其特色,佛大,佛殿大,連門也大。作為出入口的南大門,氣派地疊著兩層飛簷,宛如門柱上頂著空中樓閣,在功能上,與其說是讓人進出,其實更像是營造氣勢,給來者一個下馬威,而真正的重頭戲,在門後。

當然,重頭戲就是奈良大佛。

 

有鹿.jpg

東大寺的大佛,是「盧舍那佛」,是《華嚴經》中,釋迦牟尼的別稱,因此佛像也就是如來的造型。

   據說,聖武天皇當初是拜見了河內國(現在的大阪府)知識寺的盧舍那佛,心生嚮往,決定自己也來打造一座大佛。

   巨大的事物總是會圍繞著一串數字,東大寺大佛的故事也可以用數字堆砌起來。比方說,傳說中,釋迦牟尼的身高有一丈六尺,而《華嚴經》中,「十」這個數字代表無限大,於是,奈良大佛的高度規格設計為十六丈。

由於大佛體積太大,所以是先造佛像,再建大佛殿,工程相當浩大。一開始打造大佛時,佛師、銅工、木工、金箔工就有五百五十人,隨著工程展開,人數愈來愈多,歷史資料提供的統計數字是,參與東大寺工程的人數為兩百六十萬三千五百三十八人,換算成當時的人口,幾乎每兩個人中,就有一人參與。

   大佛從開始興建,到最後舉行開眼儀式,歷經十二年,距離佛教傳入日本,正好滿兩百年。佛教以外來宗教之姿,迅速地打入日本民間,聖武天皇本身虔誠信佛,的確也是一股推波助瀾的力量。

 

     巨大,看似威風八面,有時候反而成為詛咒。

當初聖武天皇建大佛,是為了國家祈福,然而,大佛本身的命運卻相當坎坷,平安時代末期,由於兵災,大佛的身體遭大火燒毀,修復之後,又在戰國時代,因為戰亂,失掉了頭部和右手。現存的大佛,頭部是江戶時代,身體是鎌倉時代,只有左膝以下,以及蓮台,才是奈良時代的遺跡。

   現存的大佛是不同時代的修補版本,大佛殿也經過兩次火劫,如今留下來的是一七○五年的建築物,即使是南大門,也是鎌倉時代的再造,原物已在平安時代,因為風災而倒塌。

    誰說巨大才能永恆?像奈良的鹿兒們,身軀嬌小,卻是輕巧而平安地走過千年的歲月。

 

   黃昏,深藍暮色如巨大的網子張開,我離開東大寺,穿過奈良公園,準備離去。鹿群們都回去休息了,卻有一隻鹿,悄悄地出現在我的面前。

我走,牠走;我停,牠也停下來,並沒有回頭看我,只是靜靜佇立,彷彿是扮演著引導的使者,只要跟著牠一直走下去,我就會回到聖武天皇的奈良時代。

東大寺

地址:奈良県奈良市雑司町406-1

交通:從京都搭JR奈良線到「奈良」站,再搭市內循環巴士外回系統,「大佛殿春日大社前」下車。

cjh01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