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沖.jpg

  從一部電影說起 。 

  橋口亮輔的電影「幸福的彼端」。

  一對夫妻,丈夫是法庭畫家,妻子在出版社工作。妻子懷孕,卻意外流產,從此深陷憂鬱症泥沼,寡言的丈夫則以極大的耐心包容著妻子。後來,妻子進寺院靜養。某日,寺院的主持想請妻子為天花板作畫,「有名的畫家很多,但是我想看妳畫,曾經那麼接近死亡的人,畫出來的東西一定不一樣。」

  妻子接下了任務。返家後,她對丈夫說,「你是學美術的,應該會喜歡伊藤若沖。」下一個鏡頭,是丈夫半夜醒來,看見妻子瀏覽著伊藤若沖的畫冊。

  「是伊藤若沖啊!」我在心裡謂嘆著。

 

  我也是伊藤若沖迷。

  住在京都時,某天,不經意地瞥到電視上一個介紹日本國寶的節目,主題是江戶時代畫家伊藤若沖的作品,原本準備要出門的我,第一個反應是「這個畫家好厲害!」,當下就決定坐下來,把節目看完。

  讓我驚豔的是伊藤若沖的「老松白鳳圖」。不同於中國式鳳凰的斑斕彩羽,伊藤若沖筆下的鳳凰卻是全身雪白,羽翼散發金色光芒,姿態十分高貴。然而,美術學者以儀器檢測,發現伊藤若沖並沒有使用金粉作為顏料,而是從畫布的內側,以銘黃色勾勒白羽上的紋路,這種手法稱為「裏彩色」,雖然不用金色顏料,卻能營造金色的視覺效果。

  另一幅「群魚圖」,畫面中約有三十尾魚,種類不同,姿態迥異,伊藤若沖運用靈活的線條,和鮮明的色彩,讓每隻魚都有生動的「表情」。美術學者也發現,其中一尾魚,身上的靛藍色顏料,含有鐵的成份,並不是當時京都常見的顏料,顯然伊藤若沖用色十分講究,即使是一尾魚的靛藍色,他都願意花盡心思,尋找罕見的顏料來表現。

   伊藤若沖屬於「大器晚成」型的畫家。

  出身於京都的商家,父親從事的是蔬菜批發的生意,但是伊藤若沖對於從商毫無興趣,只是熱愛繪畫。二十三歲那年,因為父親過世,身為長子的他,只好接管家業,直到四十歲,大概自認責任已了,便交棒給弟弟,過起隱居生活,並把全部心力放在繪畫上。

  就像江戶時代多數畫家的養成,伊藤若沖最初習畫,也是先學狩野派的技法,但是他意識到自己就算學得再好,也難跳脫狩野派的格局,於是以臨摹法,改學中國宋、元畫作,但是臨摹了千幅後,他又開始思索,再怎麼描畫,其實都是別人筆下的事物,和自己總是隔著一層距離,如果他要畫自己的原創作品,該畫什麼呢?

   伊藤若沖認為,身邊並無可畫的人物,也缺乏值得入畫的風景,只好選擇以動植物作為題材,但是像孔雀、翡翠鳥、鸚鵡這類珍貴禽鳥不易見到,最後,他念頭一轉,決定畫雞,因為雞是尋常家禽,而且羽毛也相當華美。伊藤若沖就在自家庭院養了十幾隻雞,每天觀察、寫生,幾年下來,終於練就了一手寫生的絕技。

    他的代表作是「動植綵繪」,共三十幅,前後約畫了十年,顧名思義,畫的全是花鳥蟲獸,是兩百多年前的作品,看起來還是美得不可思議,伊藤若沖幾乎不畫人物,但是他畫的動植物卻都有人的表情,「如同妖怪畫的花鳥畫」,美術學者佐藤康宏如此形容。

    更讓我好奇的是,伊藤若沖本人的身世,他終身未娶,對世俗所有的事物似乎都興趣缺缺,只是一直畫畫,畫到了八十五歲,從創作者的角度來說,應該是再幸福不過的人生了。

 細見美術館.jpg

   相較於伊藤若沖的平靜淡泊,另一位江戶時代畫家尾形光琳,人生的起落,卻有相當的戲劇色彩。

   和伊藤若沖一樣,尾形光琳也是生長在京都的商賈家庭,而且從事的是和服布料的生意,不但家境富裕,而且往來者不是權貴,就是文化人,因此尾形光琳從小就接觸各種珍奇工藝品,日後更通曉書畫與能樂,算是養尊處優的貴公子。

   三十歲,因為父親過世,他繼承了大筆遺產,開始大肆揮霍,過起奢靡享樂的生活,直到四十歲,終把家產散盡,幾近破產,生活的壓力,讓尾形光琳不得不選擇畫師為業。

  然後,前半生的放浪不羈,卻也讓尾形光琳累積了深厚的「美感經驗」,他將自己對構圖和配色的極佳品味,用於各種頂級工藝品的製作,包括了屏風、陶器、硯箱、團扇、紙牌。或許是因為從小在和服的錦繡堆中長大,尾形光琳的畫風華美端麗,成為日本裝飾藝術的代表人物,甚至開創了日本美術史上的「琳派」。

  尾形光琳的一生,從繁華開始,以寂寥結束,只活到五十八歲的他,據說晚年一貧如洗,甚至不得不把兒子送給別人當養子。他和伊藤若沖,都是商人子弟,都是到了中年才成為畫家,人生際遇卻大不相同。

 

  在京都,想看伊藤若沖、尾形光琳,或是其他「琳派」畫家的作品,就要去細見美術館。

  由企業家父子檔細見亮市和細見實所創辦的細見美術館,收藏了許多平安時代的佛像、佛畫,以及江戶時代的畫作。不過,「細見」似乎不作常態的展示,而是採取不同檔期的主題展,未必每次都是若沖或「琳派」的作品,出發參觀前,最好先上官方網頁確認當時展覽的主題。

  我在細見美術館時,看到的是「琳派」畫家鈴木其一的作品展,以花鳥畫為主。我發現,即使是最尋常的事物,在好畫家的筆下,總是能綻發出優美的線條和色彩,我端詳著畫面中的一花一草,驚訝於為什麼從來不知道它們如此美麗。

  就像是「幸福的彼端」中,女主角走出傷痛後,以全新的眼光來注視身邊的事物,終於理解,有能力看見世界的美,就是幸福。

細見美術館

地址:京都市左京区岡崎最勝寺町6-3

交通:搭市巴士206號在「東山二条」下車;5號在「京都會館・美術館前」下車。

cjh01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